邬江兴强调,军事需求必须要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功效,当前推进军民融合,需要有一些抓手级工程来作为支撑,军事需求必须要突出非对称的导向。因为从科技创新的总体态势看,我国当前还是技术后进国家。

“长期以来,我们的科技政策是跟踪模仿,我们很多武器装备的战术性能都是以美国现役装备的性能指标作为参照系的。在需求论证的初期就落后,导致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别人设定的技术框架里打转,始终是‘被动创新’。”邬江兴指出,这就是造成科技领域“无人区”错觉的根本原因所在。

高技术领域面临一场“持久战”

对于“配政策”而言,邬江兴认为,当前,要创新商业和金融配套运作模式,动员社会资本、金融保险业积极参与新兴技术与产业创新和市场推广,要用市场法则倒逼企业调结构,升级换代产品技术。

邬江兴强调,当今世界,在全球化的发展进程中,高新技术实际上是一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态势,尤其在信息技术领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包打天下”。

目前,我国已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网络信息系统。要通过创造新需求,不断引导和吸纳更多社会力量,实现“民参军”“民支军”,为网信领域国防科技创新提供发展动力。

军事需求要成为“无人区”灯塔

日前,在于天津召开的“智能科技军民融合论坛”上,邬江兴指出,目前,我国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网络信息系统,拥有8亿网民和数以百万计的互联网企业,中间蕴含着强大的动员力和创造力。他建议要通过创造新需求,不断引导和吸纳更多社会力量,实现“民参军”“民支军”,为网信领域国防科技创新发展提供发展动力。

《中国科学报》 (2019-06-07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营造好生态环境

因此,他认为,军事需求必须要瞄准并跑、领跑来设定,一定要从起点开始,走出跟踪模仿的老套路,敢于在思路、技术路线上谋求跨越式创新。

所谓“我中有你”,邬江兴认为是要开辟新领域、开拓新方向,是在坚持全球化和开放的条件下,以我为主,来主导新方向和新领域;而“你中有我”,则是在保持跟踪的总趋势下,在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寻求压强突破,做成垄断性的世界第一,形成反遏制能力。

对于网信军民融合的战略定位,邬江兴认为,要体现“军为重,军为先”,军事需求要走在全社会的前列,成为引领科技创新的源动力。

“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为我们提供了‘弯道超车’‘换道超车’的历史机遇,但是也要清醒认识到全面超越还不具备条件。”邬江兴说,“我们要按照‘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略战术原则,选择一些有基础、最迫切的领域作为发力点,力争形成一些局部优势。通过局部的压强突破,形成非对称的战略制衡和威慑能力(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新一代技术)。”

邬江兴表示,要想营造良好的网信军民融合生态环境,就要围绕强动能、抓小微、减环节、配政策四个方面入手。

其次要减少“一般性采购流程”对网络空间创新产品的限制。许多创新成果、网络武器、新兴技术,都具有独创性。按照现在采购钢筋、食材、被装等普通招标程序实施,会把创新技术及产品拒之门外。

他还强调,科研人员要有“板凳要做十年冷”的心态,一流的技术买不来,短期内也做不出来,需要运用系统工程的思维方式,在技术抵消战略上下功夫,争取实现用二、三流或代差性的技术或工艺基础达成一流功能、性能目标。

“目前,我国军民融合领域大部分都比较‘硬’,在装备制造、交通运输、水利设施等方面推进得较迅速,但是在网信这样一个比较‘软’的方面却相对缓慢。”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说。

对此,他建议,首先要减掉在科技创新领域被念歪了的政策紧箍咒,一方面坚决落实军队停止有偿服务的一系列指示要求,同时必须清晰界定有偿服务和军民融合之间的关系,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网络空间的军民融合就是一句空话。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提出 “无人区”的概念,指出华为正在本行业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邬江兴认为,军事需求必须要成为“无人区”的灯塔,军事领域决不能出现“无人区”的现象,必须要给未来一个清晰的描述,唯其如此才能引领科技创新不断发展。

与此同时,高技术领域的对抗和角逐绝不是短期过程,而是一个长期、艰苦的博弈。邬江兴认为,对于一些技术发展的必争领域,需要实行“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战略,要有特殊的投入、特殊的政策、特殊的环境,鼓励和支持科研人员能够长期、稳定地进行研究和工作。

另外,还要减低“民参军”的准入门槛,诸多民营企业欲进入军队市场,但受到保密资质、承研资质、集成资质、历史业绩等诸多资质的限制,大量先进的技术成果因此而被隔离在军事应用之外。